合川

当今中国“最辛苦的城市”?广州房价收入比全国第八

2016年05月09日来源:购房指南责任编辑:zhangyunxiang

深圳无疑,帝都随后。

谁是中国“房痛指数”最高的城市?

按“城市战争”微信公众号的发布,“房痛”指数(房价/收入之比)最高的是深圳、其次是北京、第三上海、第四三亚、第五厦门。

在深圳,一个居民平均需要13.5个月的“可支配收入”才能买得起一平米的房子。而在广州、武汉与长沙,分别只需要5.3、3.5、1.95个月——中国各大城市中长沙最低,所以才成为中国娱乐之都。

有些经济学者会告诉你,房价是一个城市的股价,房价越高,说明这座城市的经济越发达,有多高的房价就对应多高的居民收入。

事实真的是这样吗?深圳的平均房价是广州的2.5倍、武汉的5倍,但是人均可支配收入却比广州略少,是武汉的1.22倍。

无论是看人均可支配收入,还是看工资收入,一线城市对二线城市的“领先度”其实都不大,其“房痛指数”却大幅度领先于二线城市。考虑到房价、拥堵、雾霾等生活成本,一线城市应该是这个星球上最不“宜居”的地带。如果你只是想追求一个稳定的生活,有太多城市比深圳、北京更宜居。

但假如你想追求梦想和野心,就到深圳、北京、上海来吧。一线城市的真正价值是成就冒险主义者。痛并快乐着吧!

如果你不甘于平庸的生活,如果你想拥有网红般的巅峰体验,如果你想登上纳斯达克的敲钟台,那么一线城市可能是你的“应许之地”,这个人口、资本、资源的高度聚集区。

什么是幸福城市?什么是幸福公式?

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城市?似乎年轻人、中年人、老年人答案不同,很难兼顾。

到一线城市打拼,就像追求一位女神,痛并自虐着。你有永远追不到的痛苦,也有永远追不到的幸福。幸福指数和痛苦指数,可能就是一回事。

什么叫幸福?见仁见智。

著名经济学家保罗·萨谬尔森有一个幸福公式:幸福=效用/欲望。

效用可近似财富,幸福可近似满足感:效用越高和欲望越低,幸福感越强,反之,幸福感越低。

我提个通俗幸福公式: 幸福=住房面积/房价。

所以二三线城市幸福感最强。是这样吗?

京漂、沪漂、鹏漂们(深圳又称“鹏城”)一定不同意。梦想呢,远方呢,年轻时吹过的牛逼呢?

他们的幸福公式是:幸福=梦想或吹过的牛逼/挫折。

他们甚至挫折越强,干劲越大。用要买下一套期房来励志,和用公司要上市来励志的效果似乎一样。

有人你压他,压出潜能。有人你压他,他就垮了。有人抗压,为梦想可以牺牲眼前的幸福。但多数人只想过寻常生活,过小日子罢了。

北上广深?北上深广?或北上深杭?

北上广深,谁打赢了过去5年的城市战争?这是另一篇文章的标题。

第一,人口争夺战。如果从小学生人数来看,过去5年最具人口竞争力的城市是深圳,其次是北京。这两个城市为第一阵营,人口实际增速都超过了30%。上海和广州差不多,增速都没有超过14%。

第二,资金争夺战。最大赢家是深圳,手里的钱增长了187%;其次是上海,增长了100%;北京跟上海差不多,最差的是广州。

第三,“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”。深圳最差,去年只增长了2%,而北上广的增速分别是7.3%、8.1%和11%。有人据此认为,房价上涨过快,剥夺了深圳人在衣、食、行等方面的开支。换句话说,2%的超低增速,显示出深圳房奴是全中国最苦逼的。

综上所述,在过去5年的城市战争中,深圳、北京是最大的赢家,“人”和“钱”的争夺上都获得了胜利。

北上广深?北上深广?或北上深杭?有人甚至认为杭州凭阿里上位,取代广州的广交会。

广州正被遗忘,在“一线城市”里落伍了。我开玩笑说,广州率先逃离北上广。这没什么不好,房价理性,过小日子。

SO WHAT?那又怎么样?我们广州人民说,“广州人务实的态度使到房价和车牌拍卖价都不会太高,是不是一线城市老百姓无所谓”。

深圳,中国的希望?

如果按这两年的增长,深圳从竞争力和经济实力上必将成为中国第一城。原因很简单,就是深圳曾经并继续集中中国的野心家们。

但也可能物极必反。高房价往往是一个城市或国家衰落的开始。当啪啪的时间和心情都没有时,这个城市一定是病了。

长期高房价对个人而言会有几个结果

1 、为了梦想,一切皆可抛,包括感情,包括寂寞。若为成功故,一切皆可抛。

2 、为了梦想,快速成功。加快成功,兑现买房。于是浮躁之风盛行。

3 、逃离。实在坚持不住了,逃离北上广,上一轮有不少创业团队逃到了成都或海口。

最近一个故事让人唏嘘。在深圳来自湖北的高先生把深圳的房子卖了400来万元,用这笔钱在武汉买了4套房。“4套房子都有学位,其中3套位于汉口金融中心,还有1套是华科附近光谷一小的学位房。”“其次是再也不用想房子,也敢花钱了!顿时感觉生活没压力了!”但高先生一家回去后收入不减是个关键,能找到对口的岗位也是个关键。

有办法吗?

我曾主张年轻人买房。因为,只要土地财政不变,房子还不是公共物品,还是牟利的工具,那一线城市的房价在短期内(三五年吧)是不会大幅下降的。那么深圳、北京还会是中国最有欲望的同时又是最辛苦的城市。

怎么解决一线城市“房痛指数”最高的难题?北京正赶人,把低素质人口挤出城市。北京“变懒”,对城市竞争力肯定有损伤。深圳在填海,据称要填出一个澳门,但整个澳门不过能容纳五六十万人口,杯水车薪。

同样是高科技驱动城市,我们看看硅谷,旧金山湾区房价随高科技起落,但美国没有户籍问题。有规划曾要打造中国的珠三角湾区,或北京借助京津冀一体化分散资源和人口,但遭遇户籍和行政壁垒两大障碍。

归根到底还是一个要素和资源自由流动的问题。北京要合并河北某某地区,或深圳与惠州合并,传言已久,并未落实。

是否可参照旧金山湾区,建立大创新区,将深圳湾延伸到广州南沙一带,北京延伸到河北一带,以居住证制来划定居民权利呢?

总之,让这个时代最有想法、最有野心的人成为“最辛苦的人”,不是因为梦想,而是因为房价,这是时代之耻。


  • 意向区域
  • 价格